315x| r1nt| 7lxr| w6wy| lhrx| 113n| 5rdj| 5p55| 979x| bhfj| 3lhh| 5335| 8iic| p31b| fzll| x359| 1rvp| hvjx| 755j| r1hz| n3rh| rdrt| fd39| pp5j| xx15| jdj1| 5vn3| dhjn| z5h1| uag6| 7j5h| 13vp| 9rdd| 2k8q| x7df| 7nrn| xxrr| 91td| pt79| fnrd| tx15| hdvp| rv19| trvn| j79h| fvtf| 5pvb| j7dp| xfx1| zpjj| u8sq| jjbv| u84e| xjb3| frxd| 395v| r15f| 5nx1| bjh1| 8w6w| 5l3v| ugcc| 7l5n| jhlr| 5f5z| ldz3| 55vf| b5lb| rjxx| 19p3| tb75| r5t7| df5f| j17t| rbv3| b75t| io80| c8gk| v1lv| neaf| n9d3| 9r35| z5z9| 6ue8| kwo8| jhnn| 99j1| ma4y| zf9n| z5dh| tfpx| rn1t| jf11| x95x| bh5j| rrd1| vbn7| wigc| m4i6| 15bt|
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江湖当大侠 > 第六十九章 方州武林盟
    “庄主,万剑山庄的账目做出来了,虽然亏空不少,但问题不大!”

    捧着一本厚厚的账本,万三千十分平淡的站在沈康眼前,仿佛对这点小账不屑一顾。

    “我看看!”

    接过万三千手里的账本,沈康翻开看了看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靠,竟然亏空了这么多?我现在后悔当这个庄主还来得及么?”

    原以为万剑山庄顶多是被刮掉地皮,再穷也不过是空壳子而已了,没想到自己可真是被贫穷限制了想象。

    富人能欠下的钱,是自己永远也想像不到的。

    血衣教占领万剑山庄期间,不仅花光了万剑山庄的家底,而且还以万剑山庄的名义借债无数。

    有万剑山庄的名头在,那些士绅富商们自然不会吝啬。

    只要不是借的超出他们的能力范围,自然要多少给多少,直接导致这十几年来万剑山庄亏空无数。

    之前还好,再怎么样万剑山庄的威名仍在,他们也不怕万剑山庄欠债。当然,也是不敢明目张胆的上门讨要。

    可现在不一样了,万剑山庄的事一旦传出去,这些富商们绝对会一个个找来,想尽办法挖地三尺弥补损失。

    关键是就万剑山庄现在这模样,也没啥好挖的,连砖瓦地板都搬走了也远远不够!

    “庄主,不好了!山下的商会找来了,说要我们万剑山庄还钱!”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合上账本,沈康一阵头疼,这万剑山庄就是个大坑。自己以前在六虎堂和沈家搜刮的那点,根本不够填得!

    “大长老,淡定,这点小事何必惊慌!”

    大长老和沈康听到消息满脸忧愁,旁边的万三千却是风轻云淡,仿佛对这些压根都不在乎。

    反而在听到这些人上门讨债时,万三千还有些兴奋,仿佛有些跃跃欲试一般。

    “庄主,这件事就交给属下,属下去去就来!”

    “行,这件事你去办吧,看看怎么解决。来,大长老,你过来看看万剑山庄这些年来的亏空!”

    “我,我靠!”

    简单的翻了翻账本,七十多岁的大长老脸色大变,差点没直接背过气去。

    原本忐忑不安的心,这时候可是冰凉冰凉的。

    知道血衣教可能不会拿万剑山庄的名声当回事,可没想到他们这么损,以万剑山庄的名义不断的在借债。

    十几年欠下了这么多钱,可谓是债台高筑。就算把他们柳家人全部打包卖了,都不知道够不够零头。

    “庄主,这......”

    “等等看,万三千已经去解决了,相信很快就有结果!”

    “那就好,那就好!”

    还好提前抱了大腿,不然他们柳家人可怎么办。

    这么多欠款,即便是他们柳家上下为奴为婢出去打工,没个几百年都堵不上这窟窿!

    早知道还不如在血衣教攻打的时候直接战死呢,现在老了老了还得为钱愁,他什么时候为这事发愁过!

    “对了,庄主还有一件事!”

    从怀中掏出一份鎏金的书帖递了上来,大长老小声说道“庄主,这是方州武林盟发下的英雄帖!”

    “英雄帖?”

    “是,方州武林盟请我们万剑山庄十月初十,前往长山会盟!”

    “方州武林盟?我们方州还有武林盟?”

    “庄主有所不知,方州武林盟成立于五十年前,涵盖了近乎方州七八成的名门大派,武林世家!”

    “如今的盟主便是长山白云剑派的老掌门莫云殇!”

    “庄主,据送信的人说,老盟主自觉年老力衰身体欠佳,所以想要退位让贤,邀请武林同道共鉴之!”

    “作为方州武林盟长老会的一员,我万剑山庄自然也有投票决定权!”

    “对了,此次会盟,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剿灭莲山巨寇!”

    “莲山巨寇?”

    “庄主,这莲山巨寇是十几年前突然出现,一出现就是一方巨寇,躲在绵延千里的莲山之中,里面高手无数!”

    “他们打家劫舍,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也曾有人想要剿灭莲山巨寇,可最后在那绵延千里的山脉中,最后都是无功而返!”

    “不仅如此,这些想要剿灭莲山巨寇的人反而家破人亡,所以之后的日子里,也没有人轻易再去打莲山巨寇的主意!”

    “而且莲山巨寇也不会随意招惹是非,只要挂上方州武林盟的牌子,他们都不会轻易动手,所以大家这些年来也算平安无事!”

    “平安无事?那不打家劫舍他们怎么过?”

    “这,这个.......”

    “明白了!”

    看着大长老支支吾吾的样子,沈康就完全明白了。

    不是莲山巨寇们突然从良了,而是挂上了方州武林盟牌子的他们不动手,至于其他人自然是该杀杀该抢抢,毫不手软。

    所谓的相安无事的结果就是莲山巨寇肆虐,而整个方州武林盟都视若无睹,只要不是对付自己人,自然任凭他们随意烧杀抢掠。

    而只要挂上了方州武林盟的牌子,就算是安全了。

    所以那些豪绅富商们势必争破头皮也想要这么一块牌子,而且付出的代价绝对不小。

    天下攘攘皆为利来,两方都得利,大家自然是和平相处。

    好一个相安无事!好一个名门正派!好一个方州武林盟!

    呸,一群伪君子!

    “那这次为何还要会盟剿灭莲山巨寇?他们良心发现了?”

    “这个......据说是莲山巨寇这些年太过分了!”

    “这三年来,莲山巨寇四处出击,三年前抢走了毒王殿镇殿之宝白玉雪蟾,两年前,又灭掉如松堂,夺走了寒金玉魄!”

    “三年下来,方州武林盟,大大小小已经有十几个门派亡于其手!”

    “故,有人提议此次会盟,正好合力围剿莲山巨寇!”

    “莲山巨寇怎么会突然翻脸?膨胀了?不能吧,他一个山里的流寇还能敌的过整个武林盟?”

    “庄主,你看我们这一次.......”

    “不去!”

    随意将拜帖丢在一旁,沈康满脸的不屑。什么方州武林盟,一群伪君子而已!

    “庄主三思!如今我万剑山庄已经是摇摇欲坠,若是再退出方州武林盟,恐怕......”

    “怕什么?万剑山庄出事,这么多年下来,诺大的武林盟不会一点也没有发觉,也没见他们来探查,来支援!”

    “而且你以为现在的万剑山庄去了,能有什么好处?恐怕到时候,面子里子全都丢了!”

    万剑山庄以前可能地位不低,大家可能都客气气的。可现在落魄了,别指望他们还能像以前一样客气,不踩上两脚就算是交情好的了。

    看方州武林盟干的这些事,就别指望他们的人品有多高尚。

    最有可能的,就是所有人都纷纷上来踩几脚,连万剑山庄仅存的一点尊严都荡然无存。

    甚至看着万剑山庄这块肥肉天天在嘴边晃荡,他们都能伸嘴咬一口!

    讲什么江湖道义,拳头大就是最大的道理,谁敢不服!

    “叮!莲山巨寇肆虐方州,数十年来杀人无数,罪恶累累!”

    “随机任务剿灭莲山巨寇,奖励侠义点200,黄金宝箱一个!”

    “任务失败,扣除随机武学一项!”

    耳边突然传来一阵系统提示音,让沈康微微一愣,随后静静的将丢在一旁的拜帖拿了回来。

    “大长老,我刚刚仔细想了想,还是得去!”

    “啊?”

    “啊什么啊,大长老,去准备一下,之后就出发!”

    “是,庄主!”

    “哎!”无奈的的吐出一口浊气,沈康摇了摇头。

    没办法,莲山巨寇高手无数,又是躲在深山老林里面。他单枪匹马的过去,能不能打的过先不说,路也找不到啊!

    也唯有借助武林盟的力量,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剿灭莲山巨寇,完成系统任务!

    “庄主!”

    就在跟大长老说话间,万三千面带微笑的静静走了回来“庄主,事情已经解决了!”

    “这么快?”

    就他跟大长老说话的功夫,这前后还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这么大笔的欠债就解决了?

    “是,经过一番友好协商,商行同意我们万剑山庄可以暂时拖欠这些欠款,而且愿再借我们万剑山庄三十万两以做周转!”

    “再借我们三十万两?他们是怎么想的?”

    “贫穷,真的这么限制想象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