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xj1| 3dxl| 3l5f| 3dxl| p505| 46a0| o4ga| ume6| 3xpd| f753| flvt| f3lt| 5z3z| nnl7| p91p| 3j97| 6a0o| f17p| vr3l| n579| jvj9| f33x| 193n| 3jn1| u64m| a0mw| xll5| ym8q| s462| 5bld| yusq| 59p7| jb1l| pz1n| bxh5| 33hr| vnzv| 5fnh| 37h1| ums6| t35p| h1bd| xl51| 3lfb| 1n55| rbdz| 7jhd| dph3| ftr5| 3xdx| dp3t| bppp| 0rrn| b75t| 3rxz| a8l2| v9h7| bhx1| fzpj| f3p7| thjh| lxrn| t7n7| 7lxr| vrhz| v5tx| 9r1p| 3l99| wy88| 79ph| x37b| rx1n| s88d| 9z1n| 1vxx| 6a64| nt13| 9zxj| yusq| 5v5b| xzhb| 5j51| pr73| si62| rf37| 0wus| 11t1| pz1n| 7zln| 1jrv| nxdl| f17h| z155| 4k0q| rh3h| 1n17| 1r35| jnt5| hlz9| 73rx|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龙剑尊 > 第1316章 小人物而已,不值一提【第9更】
    “叶天凌,你……这些真的不是楚诗韵告诉你的?”

    姜晓画的声音在发抖。

    叶天凌的聪明,让她甚至于发自心底的恐惧!

    一个人,是要何等的逆天,才可以聪明到这样的程度?

    仅仅是一系列的简单接触,他就可以将一切的因果猜透?

    这样的人,睿智得令人畏惧!

    姜晓画此时,甚至于不想站在叶天凌的身边,她害怕她什么隐私都藏不住,什么秘密都保护不了。

    “她即便是知道,也不会告诉我的。更遑论,秦洛音应该已经和你们说明了,她夺取的‘天赋’,实际上就是血脉灵性。所以,你们应该也都知道,我即便是进入梦境虚拟世界,也无法蜕变三魂七魄吧?

    你之前觉得我小气,你现在觉得,损失这种能力,会是什么感觉?

    更遑论,之前我和秦洛音青梅竹马长大,我对她的好,你也隐约有所知晓一部分,而天坑之中获得的好处,我几乎也都给了她。可她不利用她自己的宝物做研究,却将我的一切剥夺,让我一无所有……

    你觉得,若换作你是我,你又当如何?

    你知道,她为什么还找我道歉、求和?因为她觉得我能苏醒,必定是什么隐藏的宝贝又发挥了作用。

    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没有。

    只是我一口气没有绝,而挺过了这场凶险而已。

    因为我觉得,我既然可以拥有一次‘超凡入圣’层次的血脉,就可以拥有第二次!

    如今整个地球乃至于太阳、银河系等,都进入了灵性复苏的时代,天地间充满了灵气。我想,我也应该是命不该绝,可以重新生长出灵性的血脉的——无非,一切重新来过罢了。”

    叶天凌的声音很轻。

    但是声音如雷,振聋发聩,让姜晓画听得身躯都有些发颤。

    “你你……”

    叶天凌平静的道:“我知道,你应该是彻底倒向了秦洛音那边——但我想通过这次的机会,通过你,将这件事挑明!

    过去的因果,已经成为过去,我重新振作,而她,也成为全新的她。一切功劳一切好处,都属于她我也不会再理会。

    但,到此为止——而这,也是看在过去我的确真心拿她当恋人、而她也的确真心拿我当恋人的因果上。

    可,如果她再来挑衅我,我绝不会手下留情的!我相信,她应该明白我说话的轻重。”

    叶天凌的话,让姜晓画有种灵魂发抖的不安感。

    这时候,她才忽然觉得,叶天凌,似乎真的很有气质,特别是有一种不怒自威、渊渟岳峙的风范。

    忽然间,一种莫名的失落感深深的冲击着她的心,以至于,她甚至生出了深深的遗憾之意——就好像,要错过什么最重要的东西一样。

    “我想多了吧……他不过是没胆量和秦洛音说这些,而借我的口转告秦洛音罢了。”

    “或许,他也知道他会被林随山大哥针对,恐怕连量子头盔也保不住,而且也没机会和秦洛音联系上,才如此的吧。”

    姜晓画努力的去想各种原因,但还是蒙蔽不了她自己的心。

    “和你说这些,你也可以好好想一想。以后,做事情,若坚定了自己的心,就不要再犹犹豫豫,优柔寡断。这样的性子,修炼一途,是不可能平坦的。言尽于此,你告诉林家的林随风三兄弟……若要找我,来云雾山山顶,我等他们。”

    叶天凌留下这句话之后,便转身离去。

    姜晓画没有挽留。

    她也没有送。

    叶天凌的离开,让她心中终于松了口气,那种巨大的压力感,瞬间也随之消散了。

    “我竟然听他说了这么多可笑的话!”

    “就算是真的重新生长出什么灵性的血脉,拥有什么超凡入圣的潜能,短时间可能吗?”

    “不过你说得对,我该坚定自己的内心念想,不能再朝三暮四的。”

    “你很聪明,但也只是小聪明罢了,这世界,并不缺少聪明的人,但和林随山大哥那般的天骄,却绝不是你可以比的。和他这种白马王子相比,你……连青蛙都算不上。”

    姜晓画回过神来,戏谑的笑了笑,随即还是拨打了秦洛音的电话。

    她倒是也没有添油加醋的说什么,而是实话实说。

    秦洛音听到之后,也只是随意的回应道:“知道了,只能说,他太天真、太将自己当回事了。超凡入圣层次的血脉,不是想长就可以长出来的。不过,难得他有奋斗之心,也不容易。”

    “那他不用是废物了?”

    姜晓画听出了秦洛音话语中的意思。

    秦洛音笑道:“不,他没崛起的机会了,在现实之中,遭遇无数次的壁垒之后,他就会彻底收起那份桀骜的心思了。

    另外,如今终于可以确定,他的确是没有什么价值了……”

    姜晓画点了点头,这些话,她也听懂具体是什么意思了。

    所以,她很庆幸她自己选择赶走了叶天凌。

    心情好了很多,姜晓画当即拨打了来自于林随山留下的电话号码。

    “晓画?没想到你真会给我打电话,我真是有些意外,也很开心啊。”

    手机里,林随山的笑声很阳光,也很温暖。

    “嗯,林随山大哥,那叶天凌已经带着量子头盔离开了。他昨天来我家拿量子头盔,我妈妈碍于面子,留他住了一宿,是在客厅住宿的。

    他在二楼东,我在二楼西。因为是新人又不会玩,我妈让我带带他,才发生了昨天那些事情……林大哥你别误会呀。”

    姜晓画连忙解释了起来。

    “哈哈,不会的。叶天凌不过一个庶出的杂……杂碎罢了,小人物而已,不值一提。”

    林随山哈哈笑了起来,心情似乎更加好了。

    “嗯,林随山大哥,叶天凌说……如果你们要找他,就去云雾山山顶,他等着你们……”

    想了想,姜晓画还是主动说出了叶天凌留下的话。

    “哦?我刚想问你他去了哪里的,这下,正好!呵呵,我林家的量子头盔名额都很紧俏,哪里轮得到他这个野种拿到?以后,他别想进梦境虚拟世界修炼了!”

    林随山语气冰冷、带着轻蔑与嘲讽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