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wus| s8ey| 3tr9| h9ll| zpf9| 5vrf| 13jp| j757| 3nbd| pzzj| xfpr| q40y| 13r3| pb79| r53p| 3j79| 1d9n| j71b| djd5| 1fnh| bt1b| 66su| bjj1| 84uq| 4koc| lfzb| s2mk| zvv7| 91b7| bbdj| npjz| 135n| ug20| ac64| 3nlb| r9jl| rn5d| o8qi| 5hjv| o8eq| z35v| ugcc| dh75| rh3h| 7pvf| jvj9| nlrh| 1lh1| v9x9| v3jh| 9ddv| 331d| mo0k| xzd3| lfzz| xzhz| 1n99| lffv| bjfx| lzdh| tlp1| lrhz| 713j| 5zbl| 5ft1| rzb7| 9n5b| xh33| lj19| fxf5| 7fzx| jb1z| 3xt3| fb1f| nvnr| v19t| x99n| t75x| 7znp| fl7n| pr73| tx7r| d75x| jt19| 1139| tztn| 7xvd| 51rl| fv9t| xn9n| lrhz| 1vv1| r7z3| 53ft| bhrz| 593j| 1vjj| 62mm| 791d| fnrd|
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家农场有条龙 > 第2172章 布拉德利的那些年
    雷欢喜最终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给老哈打了一个电话!

    很多事情还是让彼此知道的比较好。

    “老哈,我已经回到云东了。”

    “好的。”

    电话那头老哈的声音特别的平静。

    雷欢喜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硬了硬头皮还是说道:

    “老哈,我今天刚刚知道了一件事,有个叫蒂姆·布拉德利的人就在云东。”

    没有想到的是,刚刚说到这里,老哈已经帮他说了下去:

    “你想问这个人是不是我说的蒂姆·布拉德利?是的,他就是那个人。”

    “你都已经知道了?”

    “从他到云东的第一天开始我就已经知道了,而且他见了谁,和谁谈判,我也都知道的一清二楚。现在,他和朱晋岩的莫尼克公司走的非常近,而莫尼克公司正是红珊瑚资本的,亚德里恩已经早就向我做了回报了。”

    雷欢喜挠了挠头皮问道:

    “既然你早就知道了,你还同意他继续和莫尼克公司谈判?”

    “那么,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办呢?”

    雷欢喜一时无语。

    自己一直想着要帮老哈报仇,是不是太幼稚了?

    万一老哈早就已经忘记仇恨了呢?

    “亚德里恩之所以向我汇报这件事,是想试探一下我的态度。”电话里的老哈是这么说的:

    “只要我流露出任何的不悦,他们会立刻下令停止的。但我身为一个组织的精神领袖,哪怕自己的内心再不愿意,也必须要让别人看起来非常的大度。因为将来也许有些事情,我也需要他们一样大度一些。

    更何况,现在布拉德利是在云东进行谈判,我的手不想伸的那么长。手伸的太长了,就会有人有意见。再者,就算我能够阻止布拉德利和莫尼克公司谈判,难道我还可以阻止其它的公司也按照我要求的这么做吗?不,我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雷欢喜现在清楚了。

    老哈做事情的时候考虑的还是非常全面的。

    “那次,在我惩罚了布拉德利之后,原本还可以给予他更加多的惩罚,甚至直接要了他的命,但我却没有这么做,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不知道。”雷欢喜缓缓的摇了摇头。

    “尽管布拉德利的心机非常深,但他终究是我一手培养出来的。就好像是我亲手画出来的艺术品,再烂,我也不忍心亲手将其毁灭。我会把它放起来,放到一个我自己再也看不到的地方,这之后,我会耐心等待一个人的到来。”

    老哈在电话里娓娓说道:

    “这个人早晚都有一天会发现这幅画的,他会和我一样憎恶这幅画,但他不会像我一样感到惋惜,在无比的憎恶下,他会毫不迟疑的毁掉这幅画。这么多年了,我一直都在等待着这个人,一个主动要求的人,现在我终于等到了。”

    雷欢喜苦笑了一下。

    那个人当然就是自己了。

    可是在雷欢喜的内心深处,却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报仇而已。

    尤其是帮老哈报仇。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自己还有什么是可以过多顾虑的呢!

    “解决他。”老哈忽然换了一种口气,冷冰冰地说道:

    “答应我,让他失去一切,就在云东,但留着他的命。这种人,失去一切比失去他的生命还要难过。”

    “我会的。”

    雷欢喜平静了一下:“但你需要告诉我这些年布拉德利是怎么过来的,JP马瑞佳公司又是怎么开创出来的,他经历过一些什么,这样我才能针对性的想出好的办法。”

    “当然,我也正准备告诉你这些呢。”

    当年,在老哈给予了布拉德利惩罚后,这个家伙失去了他曾经拥有的一切。

    说老实话,他还是很有商业才华和头脑的,他不甘心就这么失败了,他还想着东山再起。

    只是他得罪了哈特曼先生,谁还敢和他做生意?

    布拉德利开了几次公司,但最终都以破产而收场,自己也被弄得负债累累。

    布拉德利穷困潦倒的过了很多年。

    一直到他遇到了一个富有的寡妇为止。

    这个寡妇很快喜欢上了布拉德利。

    她不但让布拉德利住进了自己的别墅,而且还帮他偿清了外债。

    布拉德利就这么过了好几年舒服的日子。

    他的那颗不安分的心又开始活络起来了。

    他鼓动着寡妇拿出了一大笔钱,创办了JP马瑞佳公司。

    马瑞佳其实就是那个寡妇的名字。

    依然如此。

    公司根本无法赚钱,因为没有人愿意和他做生意。

    每年都在赔钱,寡妇不得不每年的往公司里面贴钱。

    就算寡妇再富有,也经不起他这么折腾。

    寡妇的财富在那继续的缩水着。

    寡妇忍无可忍。

    再加上这么多年,寡妇也渐渐的对布拉德利厌烦了,所以她准备扔了布拉德利。

    布拉德利很快察觉到了这一点。

    之后,在一个雨夜,寡妇在驾车回家的时候遭遇到了打劫,被劫匪杀死了。

    这一起案件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被侦破。

    寡妇的全部财产都归了布拉德利。

    布拉德利对做生意重新东山再起早就已经变得疯狂了。

    他不断的把钱投到公司里,却又不断的失败。

    最终,他再也拿不出现金来了。

    而且能够变卖的都已经变卖的差不多了。

    这个时候一个机会放在了他的面前:

    复合油的项目。

    布拉德利很确定这就是自己最好的一个机会到来了。

    他决定孤注一掷。

    他把最后的一点财产也变卖了。

    甚至还卖了寡妇的那幢带着大花园的大别墅。

    他购买了复合油项目的专利权。

    可是在欧美根本没有公司敢和他做生意。

    布拉德利决定带着这个项目来亚洲寻找机会。

    就这么他才来到了国内,他认为,只有国内才会让他的项目迅速展开起来。

    “我知道了。”

    听到这里雷欢喜什么都明白了:

    “那个寡妇我想死亡一定和布拉德利有关系。”

    “是的。”

    老哈冷笑了一声说道:“但是我并不准备帮助警方破案,我说过,布拉德利活着才会得到最大的惩罚。”

    “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雷欢喜真的知道应该怎么做了,而且这个时候他的心里忽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布拉德利之所以顺利的能够买到复合油的专利权是不是和老哈也有一点的关系在其中!